看、鬼在写字

市刑侦大队的副大队长李广这天接到个电话,是他姐李玉娥打来的,叫他黑夜去就餐,说有事和他协商。李广一下班就直奔姐姐家,刚进门就吓一大跳。如何 了?姐姐改变太大了。他姐本是出了名的佳人坯子,那脸上的皮肤白得就跟水豆腐似的,可现在呢?焦黄的一张脸,乃至还可以看到黄褐斑了。

“如何了?出啥事了?姐夫呢?”李广叫着推开卧室门,只见姐夫肖大满躺在床上,听到开门声,竟把被子一扯,连脑袋一起遮住了。这是闹的哪一出啊?李广有 些不睬解了,就回头看他姐。他姐眼泪“哗”地一下就出来了,骂道:“你这死鬼,还遮着做啥?弟弟干公安的,接触的人多事杂,看他能看出点名堂不?”说 着,一瞬间把被子掀了开来。

李广往肖大满脸上一看,大吃一惊,叫道:“这是如何回事?如何搞的?”正本,肖大满惨白的一张脸上,摆布脸颊居然各写着一行红字!李广细看,是8月16,两端都一样。

“鬼才知道是如何搞的。”李玉娥的眼泪直往下落,“上个月17日早晨起来就说脸上痒,先是起了红斑,到正午就成这个姿势了。市医院、省医院都看遍了,也 说不出个所以然来,只说是一种皮肤病。可世上哪有这么怪的皮肤病,竟是个日期!叫你来,是实在没办法了,你路子野,看能想点办法不?”

干公安的怪事见得多,但脸上生两行字出来,并且是清理解楚一个日期,这么的怪事,李广还真没见过。眼见姐姐一脸失望,他安慰道:“别急,这件事我放在心上,先探问探问看。”

回到局里,李广绕着弯儿把这怪事说了出来,有个老刑警说了:“提到治疑难杂症,我倒知道自己─林扶竹林半仙,十几辈的中医世家,家传单独,那真是叫绝了。”

李广当即问了这林半仙的地址,第二天瞅个空儿就赶了去。林半仙七十多了,精力倒还好,笑眯眯的,但听李广说完,他气色却变了,吸了口气道:“鬼写字。”

李广一瞬间没听了解,问道:“鬼,鬼啥?”

“鬼写字。”林半仙又说了一遍,“我也是猜,不过照你说的景象看,十有八九是它。”

这回李广听了解了,却闹不睬解了:“鬼写字,那是啥?鬼会写字吗?我觉得这些都是迷信。”

“迷信?”林半仙摇摇头,“我跟你说,药已然能治病,当然也能伤人,只不过闹得奥妙点算了。鬼写字便是药功中的一种,创始于北宋年间的一位神医,这种功夫,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在别人脸上或额头上写一行字出来。因为过于奥妙,如同是鬼神写上去的,所以叫鬼写字。”

这种民间秘闻,李广从没听说过,一时间听呆了,半天才道:“那您老人家能不能治呢?”

林半仙把头摇得像个摇晃鼓:“鬼写字配药一起,除了下药的人,谁也治不了。但据我所知,鬼写字有个规矩,有九十九天的期限,在这期限内,只要能找到那下药的人,就有救;不然,从第一百天起,脸上的字开端烂,到那时,就连神仙都没辙了。”

从林半仙家出来,李广心里有些沉重。若真是啥鬼写字,那就不是欠好见人的疑问,而是性命攸关的疑问了。因为有心思,没留神一瞬间和一自己撞上了。那人 是个老头子,五六十岁年岁,手上提把琴还拿了本卦书,是个算命的。李广说了声对不住要绕开,那算命的却一把拉住了他,说要给他算一卦,李广哪有这兴致,甩 手就走,没走两步,却听那算命的在背面吟道:“8月16啊,8月16。”

这几个字一中听,李广心里一激灵,猛地转过身,问道:“你说啥?”那算命的笑眯眯地看着他:“我说,水草湖西大牛村11号出了桩稀奇事,你不想去看看吗?”

李广想问了解,那算命的却不肯说了。他叫两声没叫住,心中就揣摩开了:“这人说8月16,又说大牛村11号,难道给姐夫下药的人是在大牛村11号?难道这自己是个知情的,在绕着弯儿提示我?”他越想越有理,拐一拐脚,直奔水草湖。

到大牛村,问起11号,村里有人告诉他,家主叫钱贵,老婆钱嫂,有个独生女儿小花,可一个多月前在水草湖里淹死了。探问了解了,李广直奔11号。门掩 着,刚要敲门,门却开了,出来一对中年爱人,那男的扶着个女的,那女的手里拎着个篮子,篮子里装着十几只纸叠的水鸭子,口里自言自语:“小花,娘又给你叠 了水鸭子,都给你放到湖里,好不好?”她眼光发直,看着李广,却如同啥都没看见,只管往前走。这景象让李广有些不知所措,问周围人,别人告诉他,这两个便是钱贵和钱嫂,小花淹死后,两自己就这个姿势了。每天啥事都不做,就只叠了水鸭子到湖里去放,因为他们的女儿小花生前最喜欢在湖里放水鸭子。

周围人说着摇头,李广心中也觉有些惨痛,又有些模糊。来的路上,他沉思着在11号住的,或许便是下药的人。这种江湖人物,一定十分剽悍难缠,但没想到碰到的却是一对心伤肠断的父母。他们和那奥妙的鬼写字,能扯上啥联系呢?全然不或许嘛!

李广跟着钱贵爱人到了湖边,湖边有一只小舟,爱人俩上了船,钱贵划船,钱嫂便把水鸭子一只只放到湖里,水鸭子跟着水波的泛动一起一伏,倒真像一只只心爱 的小鸭子。然而,看着钱贵爱人那痛不欲生的脸,这些心爱的小鸭子却只倍增我们心中的凄凉。李广不忍再看下去,刚回身,却猛地和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子撞在了 一起。李广急速说了声对不住,绕开走了。

到姐夫家里,肖大满照常躺在床上,姐姐眼巴巴看着他问道:“如何样?”却俄然眼光一转,看着他 头上,“谁和你开这种玩笑?”说着一伸手,从李广头上拿下一只纸叠的水鸭子来,和钱贵爱人叠的那些一模一样。李广吃了一惊,凝神一想,想起了那个和他撞在 一起的女孩子。想不到那小丫头竟是个高人!更想不到的是,肖大满一见到这只纸鸭子,就像见了鬼一样,惊呼一声掉下了床,踉跄着往撤退,接着一个翻身上了 床,将被子一扯,连头带脚,整自己捂了个严严实实。

李广急速问他是如何回事,肖大满双手死扯着被子,既不答复,也不肯暴露脑袋来。李玉娥火了:“你是撞着鬼了,仍是神经病?”李广却不这么想,他由纸鸭子联想到钱贵爱人,再想到点拨他去大牛村的算命人,还有在他头上放纸鸭子的女孩儿……看来,那一老一少是一条线上的,难道他们是想告诉自己啥?难道姐夫和小花的死有有关?姐夫只是个通常的公务员,往常慎重怯懦,而那小花死时还不到13岁, 如果个大姑娘,和姐夫搞啥婚外情出完事,倒有或许,可现在如何扯得到一起呢?李广带着满肚子疑问再奔水草湖。

到钱贵家,钱贵爱人还没回来。李广就和钱贵家邻居聊起了小花的死因,邻居告诉他,8月16日那天,小花划着小舟去湖里喂鱼,哪知道俄然冲来一只汽艇一下撞翻了她的小舟。闯祸的汽艇停也没停就跑了,不会水的小花活活被淹死了。水草湖前两年开了一家水上游乐公司,汽艇是游乐公司的绝错不了,钱贵爱人找上游乐公司,游乐公司却不认账, 因为那闯祸的人自己并没有招认,无证无据,谁肯认账?所以小花就等所以白死了。

听了小花的死因,尤其是听到8月16日这个日期,李广一颗心就像擂鼓一样跳了起来,他匆促直奔水上游乐公司。租游艇通常有记载的,翻到8月16日那天,本子上赫然写着一个名字:肖大满。

看到姐夫的名字时,李广呆了足足有五分钟,他心中既愤怒,又痛心。因为他现已了解了悉数。回到姐姐家,肖大满还躲在被子里,李广把姐姐拉到床边,说: “姐夫,我查理解了。你脸上的字,不是啥皮肤病,是中了一个民间奇人的药功,叫鬼写字。中了鬼写字的人,除了下药人的解药,无药可治,九十九天后,脸上 的字就会发炎腐朽。”

“天啊!”李玉娥宣告一声惊呼,“为啥?谁这么恶毒?如何偏要害他?”肖大满也掀开了被子,直直地看着李广。

李广紧盯着他的双眼,一字一句地说道:“因为,在8月16日那天,姐夫的游艇撞翻了一条小舟,小舟上有个叫钱小花的女孩儿,还只有十三岁,就那么淹死 了。游艇跑得快,没有人认得姐夫,他自己也不招认,认为这是死无对证的事,但那个身怀鬼写字奇技的人却看清了姐夫的脸,在他脸上下了鬼写字,8月16说的便是那一天。”

听到这儿,肖大满霍地坐起,呆呆地瞪着李广,好一瞬间,又直挺挺地倒在了床上。

李广站了起来,回身走到门口,沉声道:“苍天无眼,人间有报。你是我姐夫,我可以给你一点特权,明日早上八点,你来自首,我等你。”

第二天下午,李广刚从局里出来,居然又和一个女孩子当面撞上了。定神看,恰是那天在水草湖边撞着的女孩儿!那女孩儿冲他一眨眼,迈开长腿,小鹿一样地跑 了。李广急忙摸摸头上,没啥乖僻,再摸,竟从衣袋里摸出一个小纸袋来,里面有一粒赤色药丸和一张小纸条,上面写着:这是解药,服下后笔迹自消。纸条不和 却还有一行字:若问心有愧,就自己留下它,说不定还用得着。

李广把药丸给肖大满服下,公开,第二天字就消了,看着他奇观般光滑起来的脸,再想想那纸条不和的话,李广不免有一种心有余悸的感受。

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

图片 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