诡异的胎记

诡异的胎记

刘晓春深夜11点被推动产房。

就在产房门行将关上的那一刻,刘晓春尽力地回过头,望了常霆一眼,这一眼,像求助,常霆的心里不是味道,眼泪差一点儿出来。

这9个月不容易,常霆亲眼见证了老婆单薄的身体所承受的苦楚,他心疼,乃至敬畏,他暗自立誓,此生永不做对不住她的工作。

产房不允许男家族进入,隔着几道门,里边的状况看不到也听不到,只能在门外来来回回地踱步。

产房外面摆着一排长椅,坐着几个和常霆一样的家族。左边是电梯门和楼梯,右边是一条长长的走廊,深深的看不到止境,好像通往悠远的不知道世界。

3个小时过去了,没有任何音讯,疲乏的常霆在长椅上坐下。冬日的午夜,窗外黑漆漆的啥也看不到,楼里的灯火好像也不那么亮,等在长椅上的家族都不出声,一片幽静昏暗。

周围一个老太太,扭头看看他说:“小伙子别着急,我儿媳妇比你家的进入还早呢,没事儿。”老太太昂首看看时钟,又说,“如今是2点40,这个时辰欠好,过了3点即是好时辰啦,看样子我们两家都能比及好时辰。”

常霆点点头。

2点51分,常霆恍恍惚惚觉得走廊那边有人走动,扫了一眼,远远地看到一自个从走廊漆黑的止境走出来,走得很慢,脚步有些拖沓,好像腿有毛病。

常霆没介意,低下头持续熬时刻。

脚步声越来越近,常霆能感受到那人走过面前,直奔产房。

常霆俄然意识到有些不对劲儿,抬起头,看到一个男子站在产房门口,衣服在肩头方位撕破,身上沾满尘土和血迹,龌龊狼狈。

俄然,那男子扭过头,看向常霆,常霆登时感受浑身的汗毛都立起来了──那男子的左脸血肉模糊,对着常霆咧嘴挤出一个极其怪异的笑,嘴里是白森森的牙齿,左脸的烂肉由于笑脸的牵动渗出紫红色黏稠的血。

常霆浑身生硬,双眼由于惊骇瞪得大大的,嘴张着却发不出任何声响。

常霆知道这自个是谁。

那人怪异一笑,如闪电击中常霆,记忆里那个最漆黑的旮旯被闪电惨白的光,照亮。

两年前,也是冬天。

常霆陪一个客户就餐,这客户出奇地能喝酒,一向喝到深夜,分手时,常霆现已脚步踉跄。常霆坚持自个开车,钥匙插了三次才插进钥匙孔。

午夜的路面,没有了交警和车流而变得宽敞晓畅。车开到小西路,常霆觉得胃里开端翻腾,一股酒气上来,他正咬牙运力对立,俄然,嘭的一声,车子一震,一个影子在前方飞起又落下。常霆刹那间清醒,撞人了。

下车,五六米远的当地趴着一自个,远远看是个男子。

常霆战战兢兢地走过去,心里盼着那人站起来拍拍衣服说,没事儿。但是一向到他走近,那男子趴在地上一动没动,四肢以古怪的姿态摊开,左脸着地,一摊血正从头部下面渐渐扩展。

完了!常霆登时浑身冷汗。醉酒驾驶,闯祸,死人……他知道这是啥成果。昂首看看附近,一自个影也没有,常霆一跺脚,上车,一踩油门不见在路的止境。

胆战心惊地过了几个月,啥工作也没有发作,所以,常霆暗自幸亏,同时尽力忘掉这件事,乃至不断暗示自个,这一切有可能是醉酒今后的错觉,本来啥也没有发作。

此时,坐在产房的门口,那个男子从头呈如今他面前,两年前夜晚的画面从头浮现。

尽管看不清长相,但是没错,即是他。

男子带着怪异的笑,推开产房门,走进入。

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

图片 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