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级可怕的鬼故事

张三和李四在一场雪后从村子外边的山沟里打了两只野兔,晚上二人在李四家升着炉子,把兔子杀了,扒掉皮掏掉肚肠,再一洗后切成小块,下到炉子上的锅里煮上。然后二人围坐在火炉旁,炉上温着酒,两人把酒言欢,好不自在。

超级可怕的鬼故事

不多时炉子上的锅开了,李四掀掉锅盖,锅里边水花扑腾着,李四把调料都拿来放进锅里,再盖上锅盖,不一会儿,肉香就满了整个屋子,其间夹杂着酒香,让张三和李四喝得更高兴了,已生六分醉意。

李四是个光棍,住在村子西头,张三有家室,住在村子东头,从李四家到张三家还要经过一处没有人家的林地。吃罢兔子肉,喝尽光棍酒已是月到中天。李四挽留张三,叫他和自己睡了。张三说自己媳妇给自己定下了规矩,在外边玩,不论多晚都要回家。李四笑张三是个软蛋,还是自己好,三间的房子里挂棒槌,美滴很!

出了李四门,踏着月色,张三踉踉跄跄地朝家的方向走,嘴里还哼着小曲:大姑娘白啊大姑娘美/大姑娘她生着两张嘴/又吃肉来又吸髓/把个男人都变成了鬼!

经过三五家人家,便进入了那片林地。张三走到一棵高大的柳树下,掏出龙头放水,顺便他抬头看了一眼天上的月亮。那是个月圆夜,圆圆的月亮散发着银光,让周边的星星都黯淡无光。再看林子在月光下,朦朦胧胧的,像是水中的倒影一样。此时心情大好,酒劲下突觉小腹一热。看看家也不远了,五平米的大炕上现在只睡着媳妇一个人,有足够的空间折腾。想想一进那温暖的屋子,再跳上烧的发烫的炕,再赤条条溜进被子里,吐口唾沫,抹在头上,悄默声的自后边溜进去……加上酒劲,这让他更烧了,立马放开脚步往家的方向疾走。

这时他突然发觉身后有声音,像是轻风扫过落叶时发出的声音一般。他停步回头一看,月光下他走过的小路白的发亮,什么东西都没有。他以为听错了,就又回头走了。可刚走了两步,就又听见刚才的声音,他又停下回头一看,还是什么都看不见。这次他慢慢的在周围环视了一圈,突然发现离他百米的地方亮着一盏灯笼,还一闪一闪在移动的,却看不见人。他顿时被吓出一身冷汗。

原来这片林子里有鬼,村里老人们说过不少人们在此撞鬼的故事。可后来村里通了电,人们都说电灯的威力太大,让鬼都走了。但其实鬼仍然有,只是出来的少了。张三的酒立时醒了,硬的地方也不硬了,只想尿尿。他赶紧转身想要跑回家,可是却心慌得厉害,跑不动,像是被打了麻药,周身发软,嗓子眼里像是被堵上了硬球,喘气都不利索了。

他知道这是鬼以法力拽他。但他还是硬挣扎着往前冲。摇摇晃晃得走了没几步,他就被绊倒在了地上站不起来,就连滚带爬的往前挪。挣扎了半天,路没走多少,汗倒流了不少。那时还有两份酒劲,忽然他一下子发起狠来,他妈的死就死吧,活人还怕死人不成!就一咬牙自地上站起来,睁大眼睛,心里想着我倒要看看,今晚想要害死我的鬼长什么样子!

就猛的转过身去。但见眼前显现出一张没有眼睛没有下巴,只有半个鼻子半张嘴的白脸,那眼睛的位置里是两个空洞,从里边还流出两行紫血。它没有头发没有脖子,没有胳膊但有手,没有腿但有脚。一双骷髅手白里透着绿光,脚上半边有皮肉半边是白骨,那有皮肉的半边里还流着脓血。

那脸离张三不过一尺。张三原先鼓起的勇气一下子泄了,他自己还不知道,他的尿都流进了鞋子里。他声嘶力竭的大喊一声“啊……救命啊!”然后转身飞跑。这时也不觉得没力,不一会儿就跑回了家里,钻进屋子鞋子都没脱就跳上了炕,头朝里脚朝外的倒在了炕上。一到炕上,就再没有动弹的力气了,屎尿屁也淌了一裤子。随后门一响,一阵阴风就进了屋子,他随即也就被吓晕了。

张三醒来时是在医院,他的两条腿因为当时倒着睡,被鬼给捏断了。他还算幸运,他的老婆被鬼直接给捏死了,鬼爪都插进了她老婆的脑袋里,留下了十个窟窿,脑浆子混合着血流了一炕。

后来村里人分析,鬼以人们睡觉时头朝外脚朝里的习惯以为张三的脚踝就是他的脖子,所以张三侥幸偷得一命。这件事吓得村里人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倒着睡的,夜里再无人敢从那片林地走。

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

图片 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