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时空的恋

穿越时空的恋

半夜醒来,何辉头昏昏沉沉的脑袋觉得都快要炸了。他挣扎着拧开床头灯,发现身处一间复古式的房间,红木家具,青花瓷,连床单都透着旧上海的独特风韵。自己怎么会在这里?他冥思苦想,思路终于渐渐清晰了。

下午走出机场后,前来接机的老同学朱贵拉着他到酒吧里喝了个昏天黑地。直到月上柳梢,两人才回酒店。车在一条林荫小道上停下来,醉得东倒西歪的何辉被朱贵 扶出车,目光却落在路边的一个电话亭上。那电话亭和一般的不太一样,通体散发神秘的气息。醉意浓浓的何辉正奇怪自己怎会有这种奇怪的感觉,却看到电话亭边 立着一块招牌:如果电话亭。

电话亭还有招牌,不愧是大都市,何辉踉踉跄跄地奔进亭内。朱贵在后面嘁:“想打电话给女朋友呀?你这家伙,出门在外也不忘打电话回去汇报行踪!”何辉刚拿 起话筒,听了这话,心中阵阵失落,不由得对着话筒嘟囔:“我哪有什么女朋友?唉,如果有一天,我能遇见一位善解人意的女孩,穿着旗袍,有着丁香一般醉人的 气质……”说着说着,他便觉得一阵阵浓烈的醉意袭来,接下来的事,他完全没印象了。

看来,是朱贵把他送到这里。何辉看了看表,现在是凌晨3点。他正想继续睡觉,却听到有人敲门,是很轻很柔的叩击声。打开门,一个人影从门缝里挤了进来。进来的是个年轻女子,面容俏丽,体态婀娜,眉宇间透着雅致的气息。难道是酒店的三陪小姐?何辉实在难以相信。

可容不得他多想,女子一进来,就驾轻就熟地脱下旗袍,塞进手提包里,接着又从手提包里抽出了另一件不同颜色的旗袍,挂在衣架上。做完这些事,女子便穿着肚兜,抱住何辉,将他压倒在床上,然后关了床头灯。

怎么办?何辉的脑中一番混战。这时,传来了一阵猛烈的踢门声:“妈的,给老子开门!”接着又听到一阵钥匙的碰撞声,门便被打开了,估计是服务员把钥匙给他们了。几个彪形大汉冲进来,打开房灯。

何辉怀中的女子轻轻地惊叫了一声,将头深深地埋进他的臂弯,一头长长的黑发将整个脸都遮住了。

几个大汉一进门就大声嚷嚷:“喂,有没有看见一个女的?”

何辉发现怀中的女子用手悄悄在他胳膊底下划着“太太”两个字。他心领神会,怒喝一声:“我和我太太早就睡着了,哪有什么女人进来?你们再不走,我可就报警了。”

那些大汉似乎也不想惊动警察,翻找了一阵,见没有其他人,其中一个便指着衣架上的旗袍,对为首的大汉说:“大哥,刚才那娘们儿穿的不是这款式的旗袍,颜色也不一样,我们赶紧去别的房间找。”为首的大汉点了点头,一群人又冲了出去。

何辉满腹疑惑,没等他开口,那女子已经钻出了被窝,用比脱衣服还快的速度穿上衣架上的旗袍,朝何辉一笑:“谢谢。能否告诉我你的名字?”

何辉自报姓名,女子接着说:“我叫李樱,后会有期。”说完,她便急匆匆地走了。何辉半天回不过神来,这演的是哪一出?看那几个大汉的衣着,也不像是现代的 流氓,难道是在演电影?他叹了口气,那名自称李樱的女子不正符合自己梦中情人的标准吗?他不禁懊恼刚才没向李樱要电话。

何辉在被子下发现了一块手帕,应该是李樱落下的,他顺手塞在裤兜里。一会儿,他又睡着了。等他被门铃唤醒的时候,已经日上三竿了,打开门,朱贵一阵风似的冲进来:“都什么时候了还睡觉?”

何辉摸摸脑袋,突然觉得不大对劲。呈现在眼前的是一间五星级的酒店客房,一切家具都是现代化的款式。那些红木家具和瓷器呢?何辉说了昨晚的经历,朱贵笑得 直不起腰:“你的想象力还挺丰富!昨晚你喝醉后,我直接把你送到906房,哪有什么古式风格的客房?而且,那块手帕是我们从电话亭回酒店的小路上,你跟一 个老太婆买的。还是我付的钱,10元。你醉得什么都忘了。”

何辉无语了,难道昨晚只是一场梦?两人走出饭店,想找个地方吃饭。刚走到林荫小道,何辉突然想起了什么:“我记得,昨晚这里还有个‘如果电话亭’,现在怎 么什么也没有?”朱贵也觉得奇怪,想了想,说:“现在有很多流动电话亭,跟流动公厕一样,说不定有人把电话亭移到别处去了。”

何辉整个人魂不守舍,昨晚记忆犹新,怎么想也不像是梦。之后的几天,他一直精神不振,便借口家中有事,订好了第二天的返程机票。

当晚,朱贵定了一桌丰盛的饭菜,两人喝了一些酒,一回房,何辉便倒头大睡。不知过了多久,他被一阵浓烟呛醒,睁眼一看,阵阵浓烟从门缝下涌了进来。打开门,外头火光熊熊,酒店失火了!火势很大,何辉冲不出去。在阵阵浓烟中,他只觉得眼前一黑,接着便不省人事了。

再次醒来的时候,何辉已经在医院里。朱贵松了口气:“总算没事了。昨天半夜,我肚子不舒服,便去外面买药,回来的时候,酒店已经着火了,火势太大,我冲不 进去。后来消防员赶到,将你救了出来。”接着,他扬着手里拿的一本书,“消防员清理现场时,发现你住的房间墙壁里有一个木制的夹层。外面的木层已经被烧坏 了,里面放着一本书。奇怪的是,这本书竟没有烧坏,我发现是民国时期的书。我知道你对民国史颇有研究,便将这本书要了过来。”

何辉翻了翻,书名是《民国女特工追忆录》。内容是民国一名女特工周旋于沦陷区的日伪人员之间,为中国窃取情报。翻到最后一章,有一段话让何辉心中大震。大 意是,后来那名女特工身份暴露,被日伪人员跟踪。女特工于是跑进万华公寓,冒险敲开了其中一间房的门,结果遇见了一位男士。由于男士的掩护,女特工顺利脱 险。文章的后面,女特工还写道,她一直念念不忘那位英俊又颇有风度的男士。他的名字叫何辉……

何辉愣住了,他赶紧翻到尾页,那边有女特工的真名:李樱!再看看一旁的照片,上面的女子分明是李樱!书中,李樱还提到,那晚脱险后,她便到了重庆。没过几 年,抗战胜利,回到上海,她便写了回忆录,又将其中一本藏在和何辉相遇的房间的墙壁夹层中,以此来纪念那段美好却又匆忙的邂逅。书的最后,有一位当时的著 名作家为这本书的再版所写的后序。其中提到,抗战就要胜利的那一年,李樱在一次执行任务中牺牲了,连尸首都找不到。

出院后,何辉一直郁郁寡欢。他不明白,自己怎么会遇见几十年前的李樱?可他知道,今生今世自己再也忘不了这个丁香一般的美丽女子了!

两年后,绿园酒店重新开张。何辉订了906房,以此来缅怀与李樱的邂逅。当晚,睡到半夜,一阵轻轻的叩门声响起。似曾相识的叩门声,让他的心不受控制地狂跳起来。打开门,门外竟然是李樱!

何辉欣喜若狂,问她如何回到这里。李樱一脸疑惑地说:“那天,我正在执行任务,却在路边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亭子,亭子里是一个电话。不知道为什么,我就拿起 电话,然后想起了那晚和你的相遇。于是,我说了一句话:如果有一天,我能再次和你相遇,白头偕老,那该有多好!没想到话刚说完,人就突然来到了这里。”

何辉这才明白,李樱并不是在执行任务中牺牲,而是穿越时空,来到了几十年后的今天,与心爱的人白头偕老。难怪当时的人根本找不到她的尸首。

之后的日子,何辉与李樱再也没见过那个“如果电话亭”。不过,他们都明白,那是一个专为有情人设的电话亭。

若有一天,你看到它,别忘许下“如果有一天……”的愿望。也许,你就会在另一个时空里遇见一个能和你永远携手一辈子的人!

 

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

图片 表情